prik noke

我就是你们关注列表里的一块烂泥_(

【安雷】口人

*注意,这里精神病pa
心理学门外人可能言语表达不准确还请指出
*对话体,白话,速产系列,鸽了近几个月
*第一视角注意

我轻轻的转动门把,开门而入
『你好』我向他打招呼
他点点头,视线一直粘在我的身上。

我是个精神病医师,他是我的病人。准确来说我是被中途调过来接受他的。
说实话,和他接触并没有像其他病人一样,交流有所障碍。心里状况从表面看也算正常,没有什么极端行为,整天静静的坐着,说话柔声细语的。他长的很好看,我们这里不认识他的小护士总会偷偷的看他。
他唯一算的上是坏习惯的就是会偷藏啤酒,他似乎对啤酒情有独钟,但却也未到酗酒的地步。

他向我点点头
『我们可以聊一聊吗?』我坐在离他1米的椅子上,询问道。
这件房间很简单,只有一对对立的桌椅。离地很高处带有铁栏的通风窗,偶尔会有微风吹进来。

一个乏善可陈的地方,单调、岑寂,只有排风扇的呼呼声。

『当然可以』他扬起嘴角笑了笑
双手交叠,枕在身前的木桌上『有必要离得这么远吗?』
『嗯,这是医院的规定』我看着他的眼睛说完话,然后低头翻动着查看他的病历。
『而且你的躁狂症也不允许我坐这么近的吧』

不同他表面温文尔雅,他被定为有狂躁症。

『请别这样说』他似乎有些苦恼的歪着头。
配合着他的表情,意外的有些可爱。
『真是抱歉啊』我有些歉意的看向他,试探道『那我们可以聊聊别的吗?』
『当然』
『可以讲讲你的故事吗?』
『嗯?』
『额,你的世界』我试图换一种说法
『凹凸?』
『对。』
『你不是应该很清楚吗?那场大赛。』他撑着下巴,看起来很无聊的望向嗤嗤转动的排风扇。

我根本不知道他在说什么,病历上说它臆想构造出了一个名叫凹凸大赛的世界,在这个世界里参赛者厮杀着,只为活下去。

『人总是会遗忘的』我小心的措辞,引导他讲述。
我企图通过更加透彻的了解他的构想从而对他进行疏导。
『你可以告诉我吗?』
他突然怔了一下,不知道为什么我感觉他的眼底尽是苦意。
『这样啊……』
不记得了吗
他垂下头,开始不回应我的问题。

糟糕。

正当我心里斟酌着要如何再次能够迈进他的世界的时候,他突然猛的抬头,拥有异于常人的紫色眼睛死死盯着我。
我唯实心里有点发毛。

『你……为什么要参加那场大赛,你明明可以更好的活着……』

他突然从椅子上起身,绕过来自己面前的桌子。
『……』我张合着嘴,连第一个音节都还未发出。
似乎在一个瞬间里,他纵身跳到了我面前的桌子上。
他半跪在木制的桌子上,身体微微前倾,用双手支撑着平衡。

我们之间大概只有5厘米。

我甚至能感受到他轻微的呼吸声。
说实话,这是我第一次那么近的观察一个人。他真的好看的有点过分了……

记忆中有个少年猖狂的笑脸似乎在与他重叠,我分神了。

我感觉,他离的似乎更近了。
我感觉,他的嘴唇好像点在了我的嘴唇上。

糟糕啊……
我不敢轻举妄动,只得顺从他的意思。

他携唇而离,仰起头,使得脖颈勾勒出了一个弧度。
我似乎听到了他的一声苦笑。

啪。
他直接扑在了我身上,椅子在受力不平的情况下,被压在地。
我吃痛的咧了咧嘴角。
『你还记得你曾经说的吗?』他揪着我的领带。

我呆愣着,眼前的色块闪烁着废墟的景象。是一片荒芜,是一片洒满鲜血的土地。我看到一个手持双剑的人半跪在地,他亲吻着带头巾少年的手背,许下誓言:

『我发誓,对我的挚爱至死不渝。』

我呢喃着。
我从未听过这句话,但奇怪的是它自己脱口而出了。

干这行的,有精神导师在精神病的思维了陷得太深,干着干着就也变成神经病的。

『你到底是谁?』我仰面向着他,模糊的记忆中,两具面孔相互交合。
『你所期望的那个人』他伏在我身前,紫色的眼眸下似乎映照着星辰,印有jia的头巾飘晃着……
『我期望的……』
是你吗?

不是。

我假装半眯着眼睛似乎陷入了沉思,实际上悄悄的向门外的人打着手势
〔别进来〕
门外的是辅助护士,说白了,就是病人发病冲出来牵制住他的人。
这种事情很正常,在一次一个医生被患者胖揍了一顿后,这类搭配算是彻底落实了。
这次值得庆幸的是,他只是一不留神色拿走了我的初吻罢了。

接下来,该怎么办……
『那,我们坐着聊怎么样……』我提议道,试图缓解这个尴尬的姿势。
他直起身,坐在我的大腿上。我也随着他的动作从地上撑坐起来。
我松了一口气。

他张张嘴,不知道在说些什么。
『什么?』我以为是自已没听清,便凑近问道。

他突然抱住了我,不算柔软的身躯甚至带着颤抖。他像一只受伤的小狮子一样,蜷缩在我的怀里。

他轻轻吻在我的耳畔:
『我一定会救你的』

『……好』我温声安抚道。
果然现在,还是先稳定他的情绪吧。

目送他离开,我撑了个懒腰『啊……许久都没有这么累了……』
『安医生,工作结束了吗』小护士跑来给我送了杯茶。
『嗯,结束了,谢谢』我翻着手里的资料本『最近也要辛苦你了』
『哪有安医生辛苦呀』小护士突然指了指我的眼睛『安医生才从美国回来要好好适应一段时间啊,您是租房子住的吗,下次有空去拜访一下啊……对了我们领导说今晚……』
小护士还再喋喋不休的讲着
国外回来?说起来我之前是做什么的……家在……哪……

猛地,那道微弱的声音似乎又在耳旁响起
『我一定会救你的』

『救我』

到底,谁才有病?

我是不是许久不产文了,有一篇憋了我几个月简直了。
(把自己埋起来
欠债累累,还有多少生贺 脑洞……xxxxx

犯病产物,是素材
画画废物,见谅
易脸红安我嗑爆啊!

5.4安雷日快乐!!!很感谢能遇到你们!

贺文....会有的!!

(在学校真的太痛苦了....

在学校里,狮狮的贺文还买有写完,唔啊!!这里只能提前的生贺

狮狮,生日快乐!!!

 

愿少年自始至终 秉承自己的内心。

愿少年不忘初心 坚定自己的信仰。

愿波浪滔天 不染少年衣角。

 

(啊啊啊啊喜欢的老师对我点了小红心!!!啊啊啊啊螺旋升天QAQ!!贺文绝对会补上的!!

记一个西部牛仔拔枪互射的梗

有badend和happyend

BE是安哥最后于心不忍,动作故意一顿让雷狮有了可乘之机,被雷狮杀死(狮狮心里肯定也很难受啊,看着安哥被自己亲手杀死)

HE是两个人都不愿意杀死对方然后都故意射偏之类的,反正最后两个人相对看着就是很尴尬了hhhh

在学校真的很难受==

[皇子雷/微安雷]r/18

*终究是没赶上情人节,那么就当作是除夕贺礼吧!
*安哥偷窥有,dirty talk有
*自爽文

文走评论链接

〔mob轰〕交换

 *私设 爆豪胜己22岁现工作于一家英雄事务所 轰焦冻19岁为爆豪胜己的助理@

*注意避雷,一辆破车。

走链接

溜了溜了

〔MHA/轰焦冻〕禁室(1)

*MHA同人
*他(路人)×轰焦冻  微出轰
*囚禁设定  慢热的爱
*突如其来的产物,短,文笔差,并没有确定是长篇还是短篇,困于学校中,不能保证定时更xx
*喜欢就点颗心吧(求求你们啦

是在迷迷糊糊之间醒的。
轰焦冻吃力的半睁开酸楚的眼睛,窄小的视野中只有一道微弱的光。
这是,在哪里……他想要抬起手臂,支撑着坐起来,却感到手腕上挂着异样的重物,伴随着其滑动而产生的清脆的碰撞,他能确定,他被手铐禁锢在了身下不算柔软的床面上。
轰焦冻有些措手不及。
但与〔敌人〕多次交手、训练有素的他很快便镇静下来,用依旧隐隐作痛的脑袋回想着事情发生的经过。
因为并不能确定自己昏睡了多久便就猜测着用今天来表示,今天自己同往常一样,去了那家书店,似乎没有合心的书就去了姐姐拜托的甜品店买了可丽饼,照例往公园绕一圈遇见了正在锻炼的出久君,而自己似乎就在这个从公园回家的路上失去了意识。
这么想来,难道是〔敌人〕的偷袭吗?那,出久君会不会也遇到了危险?路上的袭击自己竟然丝毫没有察觉,轰焦冻蹙起眉头,这事件越来越琢磨不透。
到目前为止,最为重要的还是先弄明白形式,既然对方有能力可以悄无声息的放倒自己,那〔个性〕也必是十分的棘手……
咔哒,门把手转动所发出声响似警告般,使轰焦冻快速的将全身放松下来,维持着一开始的姿势。
黑暗之中,感官更加敏锐,轰焦冻听到了衣料摩擦的细微的声音,似乎有个人在向他走来。
心脏无法克制的开始加速跳动,轰焦冻咬着自己的舌尖让自己保持着镇静。
来人坐在了床边,好像轻轻的叹了口气。他伸出手抚摸着轰焦冻的脸庞,姣好的面孔,棱骨分明,被烫伤的疤痕使这张脸平添了一层不寻常的感受。
“醒了,就别把眼睛着了”
轰焦冻身形一僵,自己拙劣的伪装皆败露在了这个人的面前。

轰焦冻睁开双眼,出乎意料的是并不同自己所预期的那般有着凶恶的面貌或者是像某些人留着奇异的装束。相反,这个人太普通了,普通到轰焦冻有点不怎么相信是他囚困了自己。
借着微弱的光,轰焦冻打量着这个人。他留着不长不短,有些暗绿色的头发。带着点胡渣,穿着一件黑色的T恤,并不邋遢。
只是他的眼神,轰焦冻看不懂。并不像是想把他逼问着情报亦或是把他当作为人质,只是带着温柔,如漩涡般同自己卷了进去。
“可别一直盯着我的眼睛,我的〔个性〕可能会让你迷上我哦”他笑了笑,像个邻家大哥哥一样的,揉着轰焦冻的头发,使红白两色混交在一起。
“……先生”想了半天,轰焦冻决定还是用这个称呼“你是想做什么”
“嗯?”他捧着轰焦冻的脸“你是指哪方面?”
“把我囚禁在这里,你的目的是什么”轰焦冻冰冷的注视着他“你到底是谁,我无法使用〔个性〕也是你做的吧”
他一愣,轻轻一笑,转而把自己的脸贴向轰焦冻,两人的鼻翼似乎只有一指之差

“我呢,是一位普通的心理医生
  我的目的呢,是一位叫轰焦冻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