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ik noke

痴妄

准备写一篇中篇的圆角狮文,比较恶心预警一下,占tag理一下思路


布伦达(兄)雷狮(弟)同父异母,布伦达和雷狮的母亲无正名均为侍妾。两人在家族中皆为嫡出,地位低下,一般被庶出的兄长、长姐们当做佣人使唤(当然最过分、对兄弟二人最感兴趣的还是太子啦)总是以各种方式欺辱打骂。后,布伦达发高烧烧坏了眼睛,家族便决定丢弃他,雷狮跟随[布伦达19,雷狮17]。


两人来到了一个陌生的城市,家族并没有给予足够的钱财,两人栖身郊外(先前本为小农村,政府打算开发却又后来废弃,导致破碎不堪,四散瓦砾)两人勉强找到一出可以安置的地方。因为布伦达眼疾不便,由雷狮承担全部的收入部分(以去黑店打工为主)。


期间布伦达两次自杀未遂,一次坐在河边时被一名摄影师捕捉下了一副画面,使得摄影师深深迷恋上了他,但却没有见过正脸只记得他的头巾。


转向雷狮,布伦达眼疾感染急需用钱,向身边人打听后得到圆角这一快捷途径。遂,找到一个固定的金主(肥胖油腻的终年大叔,有特殊的癖好,喜欢道具之类的)因为长期生活在家族中不喑世事,开价低被金主宰了都不知道。赚医药钱和生活费都很费事。(补充:雷狮有带金主去他的破屋子,金主强迫他在布伦达面前做)


一次机缘巧合下遇到了摄影师,一拍即合。摄影师对雷狮极其爱护(迫切的希望保护他,渴望他成为一副最完美的画)雷狮感受到了错误爱,开始依恋摄影师。


后,摄影师想得到他把他锁在自己的家里。畏惧,且自家的哥哥没人料理,眼疾日益加重。与他交涉无果,雷狮逃跑。遭遇事故,入院。


兄长在家染病,溺河,亡


雷狮得知,性情大变。开始对周遭变化不起反应,摄影师把他圈禁在家中真正的得到了他。带他来到当着

布伦达所处的河边为他拍照,得知自己需要不是雷狮且布伦达已故,抛弃雷狮。(期间雷狮发现布伦达的尸体)


雷狮浑浑噩噩的度过两年后,投河。


●唔……写完我自己感觉都很无聊,就大概是以虐为主题吧,想着要虐身虐心就整合出了这么一个超级ooc的玩意儿,我写的时候尽量恢复原著性格吧。真的极度ooc!其实还有一些想加的片段,会进行修改。题目暂定。

以上


我就是你们关注列表里的一块烂泥_(

【安雷】口人

*注意,这里精神病pa
心理学门外人可能言语表达不准确还请指出
*对话体,白话,速产系列,鸽了近几个月
*第一视角注意

我轻轻的转动门把,开门而入
『你好』我向他打招呼
他点点头,视线一直粘在我的身上。

我是个精神病医师,他是我的病人。准确来说我是被中途调过来接受他的。
说实话,和他接触并没有像其他病人一样,交流有所障碍。心里状况从表面看也算正常,没有什么极端行为,整天静静的坐着,说话柔声细语的。他长的很好看,我们这里不认识他的小护士总会偷偷的看他。
他唯一算的上是坏习惯的就是会偷藏啤酒,他似乎对啤酒情有独钟,但却也未到酗酒的地步。

他向我点点头
『我们可以聊一聊吗?』我坐在离他1米的椅子上,询问道。
这件房间很简单,只有一对对立的桌椅。离地很高处带有铁栏的通风窗,偶尔会有微风吹进来。

一个乏善可陈的地方,单调、岑寂,只有排风扇的呼呼声。

『当然可以』他扬起嘴角笑了笑
双手交叠,枕在身前的木桌上『有必要离得这么远吗?』
『嗯,这是医院的规定』我看着他的眼睛说完话,然后低头翻动着查看他的病历。
『而且你的躁狂症也不允许我坐这么近的吧』

不同他表面温文尔雅,他被定为有狂躁症。

『请别这样说』他似乎有些苦恼的歪着头。
配合着他的表情,意外的有些可爱。
『真是抱歉啊』我有些歉意的看向他,试探道『那我们可以聊聊别的吗?』
『当然』
『可以讲讲你的故事吗?』
『嗯?』
『额,你的世界』我试图换一种说法
『凹凸?』
『对。』
『你不是应该很清楚吗?那场大赛。』他撑着下巴,看起来很无聊的望向嗤嗤转动的排风扇。

我根本不知道他在说什么,病历上说它臆想构造出了一个名叫凹凸大赛的世界,在这个世界里参赛者厮杀着,只为活下去。

『人总是会遗忘的』我小心的措辞,引导他讲述。
我企图通过更加透彻的了解他的构想从而对他进行疏导。
『你可以告诉我吗?』
他突然怔了一下,不知道为什么我感觉他的眼底尽是苦意。
『这样啊……』
不记得了吗
他垂下头,开始不回应我的问题。

糟糕。

正当我心里斟酌着要如何再次能够迈进他的世界的时候,他突然猛的抬头,拥有异于常人的紫色眼睛死死盯着我。
我唯实心里有点发毛。

『你……为什么要参加那场大赛,你明明可以更好的活着……』

他突然从椅子上起身,绕过来自己面前的桌子。
『……』我张合着嘴,连第一个音节都还未发出。
似乎在一个瞬间里,他纵身跳到了我面前的桌子上。
他半跪在木制的桌子上,身体微微前倾,用双手支撑着平衡。

我们之间大概只有5厘米。

我甚至能感受到他轻微的呼吸声。
说实话,这是我第一次那么近的观察一个人。他真的好看的有点过分了……

记忆中有个少年猖狂的笑脸似乎在与他重叠,我分神了。

我感觉,他离的似乎更近了。
我感觉,他的嘴唇好像点在了我的嘴唇上。

糟糕啊……
我不敢轻举妄动,只得顺从他的意思。

他携唇而离,仰起头,使得脖颈勾勒出了一个弧度。
我似乎听到了他的一声苦笑。

啪。
他直接扑在了我身上,椅子在受力不平的情况下,被压在地。
我吃痛的咧了咧嘴角。
『你还记得你曾经说的吗?』他揪着我的领带。

我呆愣着,眼前的色块闪烁着废墟的景象。是一片荒芜,是一片洒满鲜血的土地。我看到一个手持双剑的人半跪在地,他亲吻着带头巾少年的手背,许下誓言:

『我发誓,对我的挚爱至死不渝。』

我呢喃着。
我从未听过这句话,但奇怪的是它自己脱口而出了。

干这行的,有精神导师在精神病的思维了陷得太深,干着干着就也变成神经病的。

『你到底是谁?』我仰面向着他,模糊的记忆中,两具面孔相互交合。
『你所期望的那个人』他伏在我身前,紫色的眼眸下似乎映照着星辰,印有jia的头巾飘晃着……
『我期望的……』
是你吗?

不是。

我假装半眯着眼睛似乎陷入了沉思,实际上悄悄的向门外的人打着手势
〔别进来〕
门外的是辅助护士,说白了,就是病人发病冲出来牵制住他的人。
这种事情很正常,在一次一个医生被患者胖揍了一顿后,这类搭配算是彻底落实了。
这次值得庆幸的是,他只是一不留神色拿走了我的初吻罢了。

接下来,该怎么办……
『那,我们坐着聊怎么样……』我提议道,试图缓解这个尴尬的姿势。
他直起身,坐在我的大腿上。我也随着他的动作从地上撑坐起来。
我松了一口气。

他张张嘴,不知道在说些什么。
『什么?』我以为是自已没听清,便凑近问道。

他突然抱住了我,不算柔软的身躯甚至带着颤抖。他像一只受伤的小狮子一样,蜷缩在我的怀里。

他轻轻吻在我的耳畔:
『我一定会救你的』

『……好』我温声安抚道。
果然现在,还是先稳定他的情绪吧。

目送他离开,我撑了个懒腰『啊……许久都没有这么累了……』
『安医生,工作结束了吗』小护士跑来给我送了杯茶。
『嗯,结束了,谢谢』我翻着手里的资料本『最近也要辛苦你了』
『哪有安医生辛苦呀』小护士突然指了指我的眼睛『安医生才从美国回来要好好适应一段时间啊,您是租房子住的吗,下次有空去拜访一下啊……对了我们领导说今晚……』
小护士还再喋喋不休的讲着
国外回来?说起来我之前是做什么的……家在……哪……

猛地,那道微弱的声音似乎又在耳旁响起
『我一定会救你的』

『救我』

到底,谁才有病?

我是不是许久不产文了,有一篇憋了我几个月简直了。
(把自己埋起来
欠债累累,还有多少生贺 脑洞……xxxxx

犯病产物,是素材
画画废物,见谅
易脸红安我嗑爆啊!

5.4安雷日快乐!!!很感谢能遇到你们!

贺文....会有的!!

(在学校真的太痛苦了....

在学校里,狮狮的贺文还买有写完,唔啊!!这里只能提前的生贺

狮狮,生日快乐!!!

 

愿少年自始至终 秉承自己的内心。

愿少年不忘初心 坚定自己的信仰。

愿波浪滔天 不染少年衣角。

 

(啊啊啊啊喜欢的老师对我点了小红心!!!啊啊啊啊螺旋升天QAQ!!贺文绝对会补上的!!

记一个西部牛仔拔枪互射的梗

有badend和happyend

BE是安哥最后于心不忍,动作故意一顿让雷狮有了可乘之机,被雷狮杀死(狮狮心里肯定也很难受啊,看着安哥被自己亲手杀死)

HE是两个人都不愿意杀死对方然后都故意射偏之类的,反正最后两个人相对看着就是很尴尬了hhhh

在学校真的很难受==

[皇子雷/微安雷]r/18

*终究是没赶上情人节,那么就当作是除夕贺礼吧!
*安哥偷窥有,dirty talk有
*自爽文

文走评论链接

〔mob轰〕交换

 *私设 爆豪胜己22岁现工作于一家英雄事务所 轰焦冻19岁为爆豪胜己的助理@

*注意避雷,一辆破车。

走链接

溜了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