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ik noke

我是不是许久不产文了,有一篇憋了我几个月简直了。
(把自己埋起来
欠债累累,还有多少生贺 脑洞……xxxxx

犯病产物,是素材
画画废物,见谅
易脸红安我嗑爆啊!

5.4安雷日快乐!!!很感谢能遇到你们!

贺文....会有的!!

(在学校真的太痛苦了....

在学校里,狮狮的贺文还买有写完,唔啊!!这里只能提前的生贺

狮狮,生日快乐!!!

 

愿少年自始至终 秉承自己的内心。

愿少年不忘初心 坚定自己的信仰。

愿波浪滔天 不染少年衣角。

 

(啊啊啊啊喜欢的老师对我点了小红心!!!啊啊啊啊螺旋升天QAQ!!贺文绝对会补上的!!

记一个西部牛仔拔枪互射的梗

有badend和happyend

BE是安哥最后于心不忍,动作故意一顿让雷狮有了可乘之机,被雷狮杀死(狮狮心里肯定也很难受啊,看着安哥被自己亲手杀死)

HE是两个人都不愿意杀死对方然后都故意射偏之类的,反正最后两个人相对看着就是很尴尬了hhhh

在学校真的很难受==

[皇子雷/微安雷]r/18

*终究是没赶上情人节,那么就当作是除夕贺礼吧!
*安哥偷窥有,dirty talk有
*自爽文

文走评论链接

〔mob轰〕交换

 *私设 爆豪胜己22岁现工作于一家英雄事务所 轰焦冻19岁为爆豪胜己的助理@

*注意避雷,一辆破车。

走链接

溜了溜了

〔MHA/轰焦冻〕禁室(1)

*MHA同人
*他(路人)×轰焦冻  微出轰
*囚禁设定  慢热的爱
*突如其来的产物,短,文笔差,并没有确定是长篇还是短篇,困于学校中,不能保证定时更xx
*喜欢就点颗心吧(求求你们啦

是在迷迷糊糊之间醒的。
轰焦冻吃力的半睁开酸楚的眼睛,窄小的视野中只有一道微弱的光。
这是,在哪里……他想要抬起手臂,支撑着坐起来,却感到手腕上挂着异样的重物,伴随着其滑动而产生的清脆的碰撞,他能确定,他被手铐禁锢在了身下不算柔软的床面上。
轰焦冻有些措手不及。
但与〔敌人〕多次交手、训练有素的他很快便镇静下来,用依旧隐隐作痛的脑袋回想着事情发生的经过。
因为并不能确定自己昏睡了多久便就猜测着用今天来表示,今天自己同往常一样,去了那家书店,似乎没有合心的书就去了姐姐拜托的甜品店买了可丽饼,照例往公园绕一圈遇见了正在锻炼的出久君,而自己似乎就在这个从公园回家的路上失去了意识。
这么想来,难道是〔敌人〕的偷袭吗?那,出久君会不会也遇到了危险?路上的袭击自己竟然丝毫没有察觉,轰焦冻蹙起眉头,这事件越来越琢磨不透。
到目前为止,最为重要的还是先弄明白形式,既然对方有能力可以悄无声息的放倒自己,那〔个性〕也必是十分的棘手……
咔哒,门把手转动所发出声响似警告般,使轰焦冻快速的将全身放松下来,维持着一开始的姿势。
黑暗之中,感官更加敏锐,轰焦冻听到了衣料摩擦的细微的声音,似乎有个人在向他走来。
心脏无法克制的开始加速跳动,轰焦冻咬着自己的舌尖让自己保持着镇静。
来人坐在了床边,好像轻轻的叹了口气。他伸出手抚摸着轰焦冻的脸庞,姣好的面孔,棱骨分明,被烫伤的疤痕使这张脸平添了一层不寻常的感受。
“醒了,就别把眼睛着了”
轰焦冻身形一僵,自己拙劣的伪装皆败露在了这个人的面前。

轰焦冻睁开双眼,出乎意料的是并不同自己所预期的那般有着凶恶的面貌或者是像某些人留着奇异的装束。相反,这个人太普通了,普通到轰焦冻有点不怎么相信是他囚困了自己。
借着微弱的光,轰焦冻打量着这个人。他留着不长不短,有些暗绿色的头发。带着点胡渣,穿着一件黑色的T恤,并不邋遢。
只是他的眼神,轰焦冻看不懂。并不像是想把他逼问着情报亦或是把他当作为人质,只是带着温柔,如漩涡般同自己卷了进去。
“可别一直盯着我的眼睛,我的〔个性〕可能会让你迷上我哦”他笑了笑,像个邻家大哥哥一样的,揉着轰焦冻的头发,使红白两色混交在一起。
“……先生”想了半天,轰焦冻决定还是用这个称呼“你是想做什么”
“嗯?”他捧着轰焦冻的脸“你是指哪方面?”
“把我囚禁在这里,你的目的是什么”轰焦冻冰冷的注视着他“你到底是谁,我无法使用〔个性〕也是你做的吧”
他一愣,轻轻一笑,转而把自己的脸贴向轰焦冻,两人的鼻翼似乎只有一指之差

“我呢,是一位普通的心理医生
  我的目的呢,是一位叫轰焦冻的人”

[爆轰]从这里,到那里(3HE)

*MHA同人

*爆豪胜己×轰焦冻

*目前日常 人物大概ooc吧 脏话有

*完结篇(话说有要BE的嘛

*起名废文笔废请原谅,喜欢就点个心吧(求你们啦!


“你刚刚...说什么”爆豪胜己仰起头。

月色从阳台射进客厅,只剩下些许朦胧的光传到饭厅。

他感觉,轰焦冻在发抖?开玩笑的吧,这个家伙即使[敌联盟]的爪牙刺到眼前都不会有任何慌张。

所以,他为什么在发抖。


轰焦冻现在只感觉脸颊要烧起来了,身体不自觉的开始想要退缩,想要逃跑。

脑子里全是爆豪胜己。

这真是件令人发笑的事情,即使毫不相干的人看到他们对彼此的一举一动也都会认为,他们是一对冤家。

是吗,真的是吗?

那为什么会有一种情感想要倾卸出来呢,压在心头的到底是什么呢。


“爆轰,停电了”他强迫自己镇静,可还是免不了发出颤抖的声音。他缓缓抬头,直视着爆豪胜己的眼睛。

“上一句”

“爆豪...”

"我让你说上一句!"爆豪胜己猛地站起来,他低吼着,双手抵着轰焦冻的肩膀,十指禁锢着他的身体。猩红的瞳色不再散发着凶恶,而是蒙上了一层淡淡的吁请。

肩膀的疼痛刺激着神经,气息在胸膛翻滚着,脑内在叫嚣。

轰焦冻抬手,握住了爆豪胜己撑着他的双臂。他咬着牙,双色瞳迎上爆豪胜己赤色的双眸,口中便就是嘣不出那句话。


爆豪胜己失神的岔开心思,上一次看见他这副表情,还是在一个雨天。

那天下着倾盆大雨,豆大的雨珠打在脸上生疼,四处都似乎挡着雨雾,模糊了视野。他应老师,在一个便利店门口找到轰焦冻。那会儿轰焦冻穿着湿哒哒的校服,外套不知道丢哪里去了,只剩下件薄薄的透着肉色的衬衫,以及已经毫无作用半耷拉在衣领的鲜红的领带。红白的头发被风雨交织在一起,被層红的眼眶,脸上滚落着水珠,杂乱的可以说是狼狈了。

“半边混蛋!你知不知道老师在担心你被[敌联盟]逮走了?”他在雨中大吼着,虽然不确定偌大的雷雨声是否有将他的声音盖灭。他大步冲到轰焦冻面前,“白痴你没带伞不会打电话啊!”

轰焦冻就愣在原地,任意被他拉扯着。周围很吵,雨声很大,雷声也很大。眼前的是一个留有黄色刺猬头的人,他把自己拉进雨伞里,又将外套脱了披在了自己身上。

伞外的雨像断了线的珠子掉个不停,乌黑的云层碰撞着刮下一道道雷电,好像要把这天划出一道口子似的。

爆豪胜己懊恼的抓着头发,早知道多拿一把伞了。

雨淋湿了他们两人各半边的肩膀,裤脚管早被打湿的一塌糊涂。

爆豪胜己停下脚步,他望着雨色一反常态的用平和的声音,问“出什么事了”

风雨吹打着,地面似乎要被雨珠砸出小坑来。

“没事”轰焦冻面无表情的拉紧了些披在身上的外套,阵阵寒意逼的他嘴唇泛出白色。

“我在问一遍,出什么事了”爆豪胜己一只手揪着轰焦冻的衣领,目光如刀。

“你别管!”轰焦冻甩开他的手,任凭自己落入雨中,他死死的盯着爆豪胜己,咬牙切齿的样子像个守护自己地盘的猛兽“如果要打架就来,奉陪。”

雨又把他浇了个通透。

披在身上的外套滑落,落在了水坑里。

爆豪胜己把伞仍在地上,身体顷刻间就被淋湿,两人夹杂在水雾中。他盯着轰焦冻的双眸“我不逼你,走吧”

爆豪胜己,说不出安慰人的话。

他撩起地上的湿哒哒的衣服,歪歪头。

“回去,冻死了。”

他能做的只是尽量减轻轰焦冻的痛苦。

至于为什么,只能问他自己了。

直到很久之后,他才明白。那天,轰焦冻的母亲自杀未遂。


爆豪胜己缓过神,看着眼前拥有一只灰黑一只蓝绿的眼睛的人,他松开牢牢抓紧轰焦冻的手,插在口袋里,勾起唇角轻轻一笑。

“半边混蛋,我替你说吧”


“我喜欢你。”

-END-


[爆轰]从这里,到那里(2改)

*MHA同人

*爆豪胜己×轰焦冻

*目前日常 人物大概ooc吧 脏话有

*原篇进行修改

*起名废文笔废请原谅,喜欢就点个推荐吧(求你们啦!)


滴答、滴答,客厅静的似乎只剩下秒针走动的声音。

两人僵持不下。

“阴阳脸,一起吃饭。”爆豪胜己勾住了轰焦冻的领口,向自己拉进。

轰焦冻偏过头,略带疑问道“爆豪会烧饭?”

“废话”爆豪胜己用拉住他衣领的手,弹了弹轰焦冻的后脑勺“不然老子平时吃西北风啊。”

“嗯...”轰焦冻拍开他的手“好吧”

“切,别一副老子逼你的样子!”爆豪胜己咧咧嘴,走向厨房。半路上,他突然回头,道“要打电话对家里说一声吗?”

轰焦冻捡起地上的书包,微长的刘海遮住了他的眼睛“家里没有人...”

“哦,要吃什么啊”爆豪胜己草草的转移话题,他发现关于轰焦冻家人的问题一直是一个地雷区域。

坐在沙发上的轰焦冻歪着脑袋,脱口而出“荞麦面”

“知道了,麻烦”爆豪胜己嘀咕着,在冰箱里翻找着食材。

“那就麻烦你了”

“吵死了!”

"爆豪很会烧菜啊。“不知什么时候,轰焦冻趴在了厨房门口表扬着爆豪胜己。

“啧,过来干嘛啊?想被溅开的油烫死吗?”爆豪胜己挥舞着锅铲,偷空瞟了一眼轰焦冻。

“我只是想催你,快一点,饿死了。”轰焦冻嘟囔着。

爆豪胜己忍住一圈砸在轰焦冻脸上的冲动,道“闭嘴,去饭桌前坐好,马上就可以吃了。”

“奥”

-------

爆豪胜己端着饭碗从厨房间出来,发现轰焦冻中规中矩的坐在饭桌前不禁挪移着“像个国小生一样。”

轰焦冻不去看他,只是接过面迫不及待的开吃。

"我开动了“轰焦冻一点点小口吃着面,不时为了吹凉面发出呼呼的声音。

习惯重口的爆豪胜己在面里加了一成厚厚的辣油,红艳艳的刺激着人的味蕾。

两人分别坐在桌子的一头一尾,所以稍稍抬头便可以看到对方。

爆豪胜己对面食并不是很感兴趣。他撑着头,盯着吹动面条的轰焦冻,右手的筷子无聊的搅动着的面条。

“喂,半边混蛋。你很喜欢荞麦面?”

“嗯”嘴里包着面条的轰焦冻抬起头,含糊不清的回答着。

待把嘴里的面食咽下肚,轰焦冻称赞道“爆豪做的很好吃。”

“切”爆豪胜己把脸转过45°假装在看电视“老子做的当然好吃。”

“爆豪...”轰焦冻停止进食,一本正经的注视着爆豪胜己。

又来了,又来了。

爆豪胜己烦躁的揉了揉他刺猬一样炸开来的头发,被轰焦冻那双异色瞳盯得有些发毛的他用手指节敲了敲桌子“又干嘛?你能不能把我话说说清楚?"

“能”轰焦冻走到挑着眉的爆豪胜己面前,他深吸一口气道“我喜欢你”

“...哈?”

突然间,“啪”的一声,屋子瞬间一片漆黑。大脑中某一根弦,也随之崩断。

这是跳闸还是断电?半边混蛋是不是嘴巴抽筋了?

爆豪胜己的脑内已经乱成一团浆糊,当然轰焦冻也好不到哪去,突如其来的黑暗让他乱了手脚。

眼前只剩下彼此模糊的轮廓以及沉重的喘息声,还有某人心跳加速的鼓点。

-TBC-


(  我特么忘记贴标签了其实前几天就更了emmmm